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女如狼、我如羊】第一章车震

【女如狼、我如羊】第一章 车震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爸爸跟妈妈是世上最般配的一对。

  妈妈跟爸爸结婚很早,妈妈是电视台的当家花旦,端庄而美丽。

  爸爸帅的一塌糊涂,而且事业有成,更是一个很顾家的好男人,不然也不可

能俘获妈妈的芳心。

  在我记忆里印象最深的画面,就是夕阳西下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带着我在街

上散步,男人宽阔的肩膀、女人迷人的曲线和可爱的孩子,披着金黄的阳光,引

来路人羡慕的目光。

  直到我十岁那年,这一切都结束了。那一天,突然传来噩耗,爸爸出了车祸,

在送医院抢救的路上就已经离开了人世,真的想不到爸爸就这样轻易的离开了。

  我才十岁,还不很懂得死的含义,只知道抱着妈妈不停的哭,因为妈妈说再

看不到爸爸了。

  出人意料的是,妈妈并没有倒下,在亲友面前表现的很冷静,办了丧事后,

没有休假就继续上班了。

  时间很快的流逝,转眼我与妈妈相依为命十年过去了。妈妈用她柔弱的肩膀

撑起了这个家。以我妈的条件,只要勾勾手指,我估计会有几火车皮男人排队。

   但我妈妈没有再婚,我想妈妈连异性朋友可能都很少或是没有,妈妈是不愿让我

受一点委屈,怕我不能接受另一个爸爸。

  也正是这样我心里无比的爱着妈妈,尊敬着妈妈。

  我已经长成十九岁的大男孩了,我继承了父亲与母亲的优点。但好像有点过

头了,望着镜中的我,用面若桃花、眉目如画、目若秋波、形容我一点也不为过,

杯满则溢、帅过头就有点变味了,并且我性格内向,还很容易害羞脸红。哎……

帅的有点像女人了!!

  「小童……!小童……!还在没洗漱完吗?再不抓紧就要迟到了,」

  「哦。!知道了,我马上洗完了,……」

  我坐在餐桌前看着妈妈那堪称魔鬼似的身材。我这的很怀疑妈妈是怎麽保持

的,都快40的人了,一眼望去无法立即看出年龄,似乎是三十几岁的成熟模样,

容颜却是那样的娇嫩,犹如二十许人,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如梦似幻的美感。

  妈妈今天穿着很性感,倒不是说妈妈的衣着有多暴露。相反,妈妈全身上下,

被衣服捂得严严实实的。可是身形曲线,是那麽的超完美。细长白晰的脖子,挺

拔得几乎欲破衣而出的胸脯,纤细优美的腰肢下,是一个完美得令男人疯狂的臀

部。

  「你自己吃吧!妈妈要先走了,今天台里新台长上任,妈妈可绝不能迟到,」

妈妈慌忙的说着,到玄关处穿鞋。

  「恩!妈你慢点开车,拜拜妈妈!!」

  妈妈回眸一笑,关门而去!

  想着妈妈十分修长和笔直双腿。由其是小腿的曲线,在一层薄薄的丝袜衬托

下,显得是那麽的细腻和流畅。要是能摸一下手感一定很好吧!我身下马上起了

反应。

  我这是怎麽了啊?我也不是憋的呀?(因为我有发洩的地方),但是最近两

年,我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对妈妈的幻想!有时竟然做梦跟妈妈……哎!真该死,

我在想什麽呢?那可是我最尊敬的妈妈!我怎麽能这麽禽兽啊!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着温和的晨光,感觉浑身都舒坦,我今年高三了,

在市第五中学。从我家到学校就一站车的路程。

  刚走出小区没几步,一声尖锐的剎车声在我耳边响起,一个彪悍的悍马车停

在了我身边。车窗慢慢下落,露出一张俏脸,秀眉轻扫,粉脸淡施薄粉,水汪汪

的杏眼流转间,不时放射出勾魂的媚电,一头飘逸微卷的暗红长发,标準的极品

靓女,

  但是紧接着一个仿佛河东狮吼的声音猛的在车里传了出来。好像跟这张脸很

不搭边!

  「小童!昨天晚上在搞什麽玩意,怎麽就没来,弄得老娘一个晚上都没睡好,

你丫的给老娘滚上车来!」

  听到这个彪悍的声音,我顿时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瞬间升到了头顶,赶忙四

处张望着,恨不得地上忽然多出来个洞,然后鉆进去躲起来。

  车里的『靓女』名叫菲菲,跟我一样也是单亲,妈妈早年心脏病去世了,她

跟着她那号称地产大王的老爸。

    菲菲跟我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从幼儿园就在一起,菲菲一米七三的身高,胸

前的波涛,跟硕大的屁股,显得身材很丰盈,但那细细蛮腰,又显得身材是那麽

的匀称。

     菲菲体型比我大的多,我才一米六八,还挺瘦弱。所以从小她总是以欺负我

为乐趣,

  只要在我面前,女孩子应该有的修养和优雅,跟菲菲完全不搭边,她倒像是

那种穷山恶水才可以出产的泼妇一般。刁蛮、泼辣、粗俗……,这些形容词远远

不能形容我眼里的菲菲。

  和菲菲一起长大,上初中的时候由于我的性格很内向很腼腆,有许多男生欺

负我,这时菲菲就会站出来保护我,但我同时我也被菲菲蹂躏得惨不忍睹。还不如

被其他男生欺负了哪!

   

      我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想摆脱她,但很可惜我始终逃不出她的魔爪。渐渐的我

好像也习惯了,习惯了听她的命令。

  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我觉得她看我的目光似乎是想生吃了我。我心想这

回完了,昨晚爽约了。这下有我受的了。

  我露出虚伪的笑脸,「呵呵。!菲菲对不起,别生气了」

  菲菲恶狠狠的道「哼。!我们都五天没……!昨晚的事就算了。我等了你两

个小时,气死我了。别在有下次了,?」

  我顿时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我看了下表道「菲菲快到点了,咱俩要迟到

了,快开车吧!」

  「哼哼。!迟到了就不去了!」

  我刚想反驳,菲菲恶狠狠的一瞪眼,我顿时硬生生的把话吞回肚子里去了,哎……!

  菲菲玩味的看着我我,突然不怀好意一笑,接着微微擡起屁股,超短裙往上一撩。

    一个浑圆,美白的大屁股出现在我眼前,我虽然看过摸过无数次,但是每次看到都

会叫我心跳加速。

    特别是那小的不能再小的红色透明蕾丝内裤,叫我下身急速飞涨。我很憎恨自己

为什麽,这麽经不起她的诱惑。

    我想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性,看到这样美白的大屁股,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吧!

  菲菲望着我裆部支起的帐篷,微笑着道「嗯…!好像越来越大了呢?……你怎麽还

脸红呢?真可爱,就爱看你脸红,哼哼!」

  说着竟然慢慢的退下小内裤,然后把内裤拿到我鼻子前晃蕩,我闻到了一股熟悉

幽香。

  菲菲一贯命令性的口气道「把它套你头上,然后把裤子脱了,快点!!」

  也许从小对她的服从,好像是一种天性,我很恨我自己,我不想这样,但我

还是慢慢的把那条小红内裤套在了我头上,然后往下退裤子,我心里不止一次默默

的问自己,为什麽要听她的,但我自己也不知道。

    虽然我知道她这悍马车贴了防护膜,连前边都贴了。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但是

我还是很紧张的,左右张望。

  菲菲用一种贪婪的眼光看着我脱光的整个下身,青筋暴起的阴茎,涨的发紫

的大龟头,菲菲咽了一口吐沫,呼吸急促的加重,好像是一个饿狼面对一个绵羊

一样的眼神。这眼神让我很害怕,但同时我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甜意。我自己

也搞不懂。

  菲菲把上身衣服连带着乳罩一脱而下,两团浑圆,饱满的山峰,颤巍巍的晃

蕩着,菲菲突然像一头发情的母狮子,疯狂的搂着我,隔着那条透明小红内裤,

疯狂的舌头往我嘴里伸,一只小手疯狂的撸动着我的阴茎,虽然阴茎隐隐传来了

疼痛,但更多的是兴奋跟刺激。

  我的两只手也揉抓着菲菲丰满而有弹性的肉球,虽然不是第一次摸了,但这

对大肉球真的很吸引我,摸上以后就爱不释手。

  突然菲菲一搬座位桿,把座位放平,大力把我推躺下,迅速上了我身,跟我

呈六九式,我还没搞清楚什麽情况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脸面传来温热,肉呼

呼的压迫感,我知道这是菲菲的大屁股,中间毛茸茸里两片嫩肉,正好压在我的

嘴上,我习惯性的伸出舌头隔着小红内裤添动着,伴随着菲菲「啊……嗯……啊

啊……」的呻吟声,我越添感觉脸面的压力越大。

  接着我感觉到,我的龟头进入了,一个湿润柔软的包裹中,里面的小舌灵巧

的翻弄着龟头,并且还用牙齿轻轻的撕磨着。那感觉真是异常舒爽中带着痛苦。

  正当我快要闷的窒息的时候,突然大屁股擡起了一点,我顿时畅快无比的呼

吸着空气,看着离我眼睛不到十公分两瓣大屁股,我情不自禁的举起双手拖住,使

劲的抚摸,中间的肉缝微微张开着,我伸出舌头使劲的往里鉆,大屁股开始微微颤

抖,淫靡的裂缝也开始涌出大量的爱液。

  「啊……!不行了,我忍不住了,难受死了。!!」菲菲说着转过身来,淫

靡的小穴对準了我的大龟头「扑哧……!」一坐到底。

   

     接着菲菲一把拿下我头上的内裤,双手按住我的双手,俯下身用舌头舔着我

的鼻子,并不时用咬着我,肩膀,耳朵,下身巨大的屁股更是疯狂的起落,好像要把

我压扁。

  正当我们激烈交战的时候,突然车窗上贴过来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顿时吓

的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我仔细一看是一个老大爷,正在用好奇的目光往里看。我

想这时车子应该在颤动,老大爷好奇之下,就趴在车窗前看看。

  这时菲菲好像是要到高潮了,一边舔弄着我的小乳头,一边道「啊啊……!

呃……没……没事的,!外面看不进来的,看把你吓的,脸都变色了。」

  车内「啊……啊……哦……,童……啊……」菲菲的呻吟声越发的大了,

我感觉菲菲的阴道开始收缩,紧紧的包裹住我的阴茎。

  菲菲双手使劲的掐住我的脖子,我有一种会上不来气的感觉,巨大的屁股拼

命的起落,「啪啪!」声越发响亮!车似乎颤动的更加厉害了。

   

     车窗外的老头用更加好奇的眼神,紧紧的贴着玻璃往里看。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

能看到里面、?

     菲菲陷入疯狂,好像练武走火入魔了似的,一手使劲的掐住我的脖子,我

感觉呼吸都困难,直咳嗽。菲菲根本不理会我,好像陷入了某种癡迷的状态,一

手左右扇我耳光,虽然没太用力,但我脸上仍然火辣辣的,我龟头一麻,下身舒爽

的喷射而出。

  我们两同时都到达了激情顶点之后,搂抱在一起喘着粗气。老大爷的老脸也

消失了。

  菲菲搂着我,手难得温柔的在我脖子上抚摸,满脸潮红,大眼睛水汪汪的柔

声道「童童、是不是把你弄痛了?对不起!!你心里是不是一直都很恨我」

  我迷茫的看着菲菲,有些愕然,菲菲从来没跟我说过『对不起!』我心想

我恨菲菲吗?好像不恨,?不对、!不对、!我恨她、她老强迫我,还打我,但真

的是强迫吗?

  当我正要说话的时候,菲菲突然起身道「哼哼……!算了……你不说我也知

道,但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