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丝袜大魔王17-被诅咒的美女18-淩辱的连锁

丝袜大魔王17-被诅咒的美女

(作者︰Alpha Wing)

 

「这下子就没法逃了吧。」我被慎吾从后偷袭。我一直以为有色心无色胆的慎吾,竟然够胆强姦女人?可现在不是想这问题的时候,我用力挣扎,可是变成女人后,力量大不如前。他整个人坐在我的腰上,而且肩膀被他双手按住,动弹不得,反抗也毫无功用。

「快放开我!!我是阳太的女朋友,要是我告诉他的话……唔唔唔」他并没有理会我的警告,嘴唇突然就吻过来了。这是变成女生后的初吻,就这样被夺走了……

 

「我…我忍不住了,第一眼看见妳,就想要跟妳做爱……」他像疯狗一样的强吻我,舌头撬开了嘴唇,我被逼跟这家伙湿吻起来。我认识的慎吾,虽然是好色之徒,但今天的他也未免太过冲动了。竟然入侵别人的屋企强姦人。

「啊啊啊啊!!!!」人家新买的旗袍,被他一手就扯开了胸部的布料。他接着更粗暴的对待我的双乳,用力的揉搓她们。

 

「这么诱人的巨乳……阳太这小子真幸福,啜啜……唔……啊嗯…」慎吾吸吮着我的乳头,我感到她们在他的口中渐渐变硬,而我自己也开始变得奇怪,全身软软的在期待他更进一步的侵犯。似乎他终于玩腻了,便慢慢离开了我的胸前,可是接下来的却是他那根已经硬得发紫的大肉棒放到我面前。他坐在我的胸口上,不断用阳具推开我的嘴唇,要我为他口交。

「唔唔……呀唔唔……」被他坐在身上,几乎透不过气,终于在换气的时候,樱唇便被一根又臭又大的肉棒入侵。

 

「噢喔喔喔……白鸟小姐的口好舒服,平时就这样替阳太口交吧……」这家伙忌火中烧吗?可就算我极不愿意,也总不能一口咬下去吧,但我这样胡乱的用舌头反抗,只会离他更舒服吧。

「呜呜呜……嗯嗯……咳咳…」这么快就射出来了?!可是阳具怎么都不肯离开我的口,已经满口都是精液了,只好喝下去。强烈的味道逼留在喉咙里,直到这家伙的阳具变得软乎乎,他才肯让我喘息一下。

「咳…咳……这下你满意了吧」我趁着他射精后乏力,用尽全身的力推开他,并打算把他踢到地上去然后逃走。怎知他抓住了我準备出招的脚,我再用另一只脚攻击,也被他抓起来。

「怎样可能满意,我还未好好玩弄妳的下半身……噢……好……好美的脚,而且还穿上了丝袜,好滑……咦…竟然是开裆的袜裤,还不穿内裤,原来妳早就想勾引我了……」他强行板开我的双脚,为要暴露我的小穴。「怎么会有白色的液体流出?难道是精液?」糟了,刚才被癡汉中出的精液还留有一些在小穴中,现在随着淫水一併流出来了。我不敢正视他。他见我不回答,一手狠狠的打在我的屁股上。

「快说?这是怎样弄来的?」我仍然不回答,他竟然用力的扭我的乳头。屁股还能忍一下,乳头这么敏感,被他粗暴的对待,真是受不了。

「啊啊啊……不要……我说了…刚才被癡汉玩弄……精液是他们的。」

「被癡汉玩弄都不求救,还容让他们射精,没想到你这么淫。那么我替阳太教训一下妳吧……嘿嘿……」慎吾把我一对丝袜美腿90度举起,小穴若稳若现的躲藏在屁股之间的肉缝里。

  他听见后,两眼发光,露出淫笑,他脱去我的黑色高跟鞋,然后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高档黑色丝袜,另一边用口吸吮我的嫩脚。

 

「唔……嗄…白鸟小姐的丝袜脚……嗯……太好吃了……嗯……」他像小狗舔牛油一样,品嚐得津津有味。抚摸女人的丝袜脚,原本是我最喜欢的兴趣,现在这双性感的丝袜美腿,却成为了别的男人口中的美肉。从他的舌尖传来一丝丝酥痒和快感,刺激着我敏感的双脚,生理和心理上都渐渐被他挑逗起来。接着,他看见我的反抗减少,便用手指胡乱的抽插我的密穴。

「啊呀……不……不要…这么快……嗯……把手拿开,别这样,求求你放过我吧!」手指简直就是在我的小穴里乱冲乱撞,但却被他侥倖地碰到G点的位置,害我忍不住要呻吟。起初用一根手指,后还又多加了一根。虽然精神上十分厌恶反感,但身体却非常诚实,腰子已经忍不住迎合他的动作。

「被男朋友以外的男人弄小穴也觉得舒服吧……看妳这副淫样,我忍不住要插妳了。」啊……差一点就高潮,他的手便离开。大概是沙发的空间太少了,他把我抱进房内的大床上,他的肉棒已经蓄势待发。我还来不及阻止,他把我的双脚板成M字,然后连已经开裆的丝袜也不放过,撕得更烂更破。接着便一口气直插到底。

 

「啊啊啊呀呀……肉棒……碰…碰到最里面了……」我彻底地被男人强暴了,真不甘心,穿着性感的旗袍和丝袜,结果让这个男人更加兴奋的侵犯自己,使他的慾望更加澎涨。

「啊…啊……白鸟小姐的小穴……吸住我的肉棒了……噢…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哦哦……哦哦」慎吾炽热的肉棒在我里面併命的进出,变得更大更热。

「嗯嗯…这么快的话……不行……身体……好舒服……哦哦哦……嗯……」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这么太敏感,就算是被强姦,但抽插了一轮后,精神已经散涣,肉体被一阵阵快感征服,厌恶感也被其所取代。其实刚才被癡汉非礼的时候,已经爽得要命,但碍于在公众地方,无论如何都要强忍。但这次在自己的家里面,因为没有别人,我竟然开始放声的大叫。

「爱樱……妳的身体实在太美了,已且还穿着这么性感的丝袜,让我太舒服了……喔啊……」慎吾连敬称都不用了,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他现在简直就像一头发情的野兽猛插我的小穴,每一下都好用力。而他的手还不时抚摸着我已经破烂、却没有脱线的丝袜,这一点就像我以前跟女人做爱时的兴趣一样。丝袜果然就是性爱的催情剂。

「呀呀……求求你……哦……太…太快……嗯嗯……不…不行了……停啊……啊…要……高潮了……噫喔…嗯嗯嗯嗯嗯!!!」慎吾动得太快了,子宫和G点在肉棒不断的冲击下,我很快就达到高潮,这个身体也实在敏感了吧。

「真卑鄙……一开始说甚么不要,竟然自己先高潮了……」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想的。这个身体不知为何这么淫蕩,被人摸一下就会兴奋,被抽的话,不管是哪一根肉棒都会很容易高潮。慎吾见我洩身了,便调整我的姿势背对着他趴着,然后马上又将他的鸡巴插进我刚洩完身而淫水氾滥的淫穴。我的身体已经酥麻得软乎乎,只得任由慎吾摆布。他双手扶着我的纤腰,再次抽插起来。

 

「喔……喔……不行……哦啊…好……爽……喔……喔…喔……」他一下一下的撞入我的花心,使得我意乱情迷,叫得像个淫妇一样。

「还想再爽吧?那就自己动一动吧。」慎吾说完后,便停止了抽插的动作。舒服的快感被中断了,身体顿感空虚,这本是我逃脱的机会,但我的腰竟不由自主的自己动了起来,我竟然被男人调教了!

「啊哦……小樱的小穴好会吸……再这样下去……精液都快要被吸出来了…唔唔……」慎吾面有难色,似乎快要射了。

「请……请你拔出来……嗯…射在外面……吧……啊嗄……」虽然我这样说,但腰子仍然不断的扭,腰肉棒继续在自己体内蠕动。

「怎么了……就只準男朋友射自己的穴吗……那么…我也内射让妳怀孕好了……呜呜……」慎吾捉紧我胸前的两伙巨乳,又再用力的抽插起来。过了一分钟后,我感觉到子宫被一股高温浸淫,整个阴道被散发的炽热弄得呻吟不断。

 

「呜呜……又……又被射进来了……嗄嗄……嗄…」体内的暖流直涌上脑袋,我的意志几乎溃散了。一天之内,被几名男人侵犯,体内至少有两个男人的精液……慎吾还未满足,在我身上休息了大概一分钟之后,肉棒又再有活动了。

 

「噢噢……爱樱……小美人……放心吧,我已经整整一星期没有出过,我还可以射很多次的……今天一定会把妳搞至怀孕为止……啊啊……」果然,肉棒又回复了粗状,继续侵犯着我满是淫水和精液的小穴。回复的能力也太不寻常了吧,我从不知道慎吾他这么厉害。但现实是,我们又继续活塞活动。一次、两次、三次的再把精液灌入我的阴道里,只是偶尔有一次要射在我的乳房上。

 

 

「…嗯…呀……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啊啊啊……快…快死了……啊!!!」我被他姦淫了一个多小时,下半身已经完全不能发力了。眼前的慎吾,也已经脸无血色,唯独只有下身仍然做出向前和向后的动作,肉棒也仍然硬硬的。

「呯呯!!」一个人影出现在慎吾身后,人影一来就用木棍打晕了慎吾。慎吾随随倒在地上。

「琴乃!!」这熟悉的情景,让我不多想叫出了救星的名字。跟随在后的还有沙织。

「妳之前害得我们被这家伙强姦,这回妳也有得受了,哈哈哈」琴乃一来就是咄咄逼人,但她并没有说错,之前我曾经打败变成魔法天使的她们,还让她们被一班电车癡汉侵犯。

「我也想不到慎吾会够胆在我的屋内强姦我……」这家伙不是一向有色心无色胆吗?

「这都是因为皇帝的缘故,牠召唤了大量「使魔蚤子」到人间来。」沙织严肃地说。

「「使魔蚤子」?!就是那种会激发雄性生物情慾的小型使魔吗?」我记得在黑魔法书上曾经看到过这些记载。

「对啊,被咬到的话,就会像慎吾一样,遇上散发雌性荷尔蒙的女性时,性慾便会一发不可收拾。若刚才不打晕他的话,他可能会先虚脱而死。」沙织继续解释。

「但琴乃这么用力打的话,他也可能会被打死……」我细声的取笑着。

「哼~妳这家伙,大难临头还不知道。我告诉妳,妳被皇帝下咒了。」琴乃向我说了一顿听起来很恐怖的说话。

「甚……甚么下咒了?」我急忙的问道。

「他离开这个身体时,把「发情咒」下到妳身上,使妳散发着大量的女性荷尔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起男人的性慾,尤其是被「使魔蚤子」咬过的人,很容易就按奈不住像慎吾那样强姦妳。而妳自己也会极容易发情,身体稍为被触碰,就会变得想入非非。」琴乃解释后我就明白了,怪不得在电车上会成为癡汉的点心,怪不得这身体极容易性兴奋,怪不得我连思想都渐渐像一个女孩子一样,全都是皇帝的杰作。「不过,从好的方面想,女性的荷尔蒙就使妳皮肤保持嫩滑,甚至还会有乳汁排出,连思想都会开始女性化。」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惊慌的问。

「我想魔王其实是害怕爱樱的力量,所以才下咒,让妳的身体主动吸引男人来侵犯,使魔力不得回复。」沙织应该想不到,她说这话之前,我已经被人强暴了很多次。

「等等……我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靠吸收淫念来补充魔力?话说妳们不也试过吗?」说到这里,我看沙织和琴乃脸上一红,变得不好意思。以前跟魔法天使交战时,两次因为她们吸收了我的淫念,害我被她们搞得多惨……

「这个的确是可以的……但是吸收回来的魔力会有杂质,稍一不小心连思想都会被汙染……我们是逼不得已才用的。」沙织说起来,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而且不要忘记,皇帝对妳已经下了非常厉害的「发情咒」,要是妳再吸收别人的淫念,不知会有甚么后果。」

「哈哈……难道妳刚才被人强姦还不够,还想用再吸收更多男人的精力才满足?」琴乃又向我吐槽了。

「胡……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跟男人做爱,我本来也是男人,我可是异性恋的!!」但说实话,不论身为男性还是女性,仍然是会喜欢做爱。

「昨天之前应该还是吧,现在的妳,恐怕身心已经差不多成为女人了吧……」琴乃说。

「怎……怎会呢……」

「那妳为什么会穿着旗袍和买这么多女性的内衣,大概刚才正陶醉在打扮吧。」琴乃把头移近我。「而且散发着的体香…是女性的荷尔蒙的缘故吧,连我都闻到了。」

「嘻嘻……其实阳太变成女孩子也不错吧,这样就不用担心妳会侵犯人了。不过长得这么漂亮的话,也许会很受男人欢迎吧。」沙织也来取笑我了。

「妳们饶了我吧……」我不禁叫苦了。

「好了好了,说回正题吧。现在妳的身体可是从前封印皇帝的天使长,是对抗皇帝的皇牌,不能让妳出事的。学生証已经为妳弄好了,明天到学校来,我们可以保护妳啊。」竟然要接受两个女人的保护,这下真的英名扫地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学校里,总比在街上逛要安全得多。

「我们还有时间的。皇帝既然使用这么间接的方法来阻止妳,就说明他根本还未恢复魔力。趁这段时间,找他出来,一举收拾他。」琴乃突然热血起来,不过希望之火似乎又被重燃了。

  爱樱她们努力在寻找的皇帝,现在躲藏在城中的某处,进行着他的活塞运动。

「啊啊啊……我不行……不行了……啊呀……哦……插得要……要死了……哦哦哦哦~~」一名人类女性在这里被操了差不多一整天。虽然在使魔皇帝精炼的技巧下,性高潮一浪接一浪,可是长期在这状态下,身体已经差不多到达极限。在数十次高潮后,终于支撑不住昏过去了。

「果然人类的女人是最棒的……」路西法的阳具并没有因为不停的射精而软化,反而身体越是强壮。他推开已经昏睡的女人,并吩咐其他已经成为性奴的女性用舌头清楚他的身体。这间临时的皇宫,收藏了十多位人类美女,都是姬丝汀和使魔捉回来的。这些不幸的女性,责任只有一个,就是让皇帝发洩他几百年来的性慾和恢复魔力。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晚,有不少人已经被操到昏死的状态,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偶尔会醒过来,也会被皇帝的肉棒和触手玩遍全身的穴,射上大量的精液。任何人走进这座建筑,都会惊叹里面的淫乱画面。藉着不停性交所吸收的淫念,他的魔力已经渐渐恢复,外表亦由黑羽阳太的身体,慢慢演变成原来的样子,一头黑翼的恶魔。

「皇帝陛下太厉害了,可是这下子,所有捉回来的女人都操昏了……」姬丝汀在旁说。

「跟吾以前的魔力相比,可差得远了……」路西法在他的宝座上坐下了,但仍然左拥右抱他身边的美女。

「那么陛下,恢复了魔力之后,打算召唤大量使魔入侵吗?」姬丝汀问。

「不,单靠这样子做爱来回复魔力太慢了。吾已经等不及了……现在就要开始把人类的社会弄翻!「使魔蚤子」怎么了?」皇帝身边的女人,已经预先被催情了,主动的坐在牠的大肉棒人自己扭动腰子。皇帝一边跟姬丝汀谈话,一边插着女人。

 

「我已经召唤了「使魔蚤子」出去了,可是这样做,就能够建立我们的国度吗?」姬丝汀看着皇帝雄伟的肉棒在抽插那个女人时,自己的身体亦感兴奋,肉穴已经分泌出淫水染湿了黑色紧身衣的裆部。

 

「这只是针对黑魔法使用者的临时措施,「使魔蚤子」加上「发情咒」,她肯定会不停被男人强姦,就算是天使长的身体也无法补充魔力。」皇帝抓住了女人的屁股,上下的抽动牠的肉棒。这又粗又长的肉棒毫不留情的塞入女人的子宫。可怜的她,因为被彻底的催淫,身体在这种强暴的性爱下仍然渴求不停,连连叫爽。

「但如果她强行补充魔力的话……」姬丝汀还未说完,皇帝便回答了。

「嘿嘿嘿……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有趣了,说起来,那个阳太确实干得不错,竟然用黑魔法建立了一个丝袜王国,就让吾等好好利用吧。」皇帝稍为停止了抽插,使用起召唤术来。

「这是……「魔丝蚕」?这种小虫子除了吐出会催淫的丝之外就没甚么用处了……」从牠手上出现了一堆体积细少的虫子,姬丝汀显得大惑不解。

「妳去勾引人类中有权力的人,要他们用「魔丝蚕」的丝製造丝袜。那么人类的女人只要穿上丝袜,身体慢慢就会变得除了性交之外,甚么都不想了………嘿嘿,很快就可以把人类的世界打造成使魔的天堂……哈哈哈」路西法一阵狂笑。

「可是……那个……在勾引人类之前,姬丝汀能不能先服侍一下陛下的肉棒……?」姬丝汀脸红的发问,她可是已经忍住性慾多时,双脚按奈不住在蹭磨了。

「别耽误吾的计划!快点给朕去!」路西法一声咆哮,整座建筑物都震动了。

「对……对不起…姬丝汀马上就去~~」姬丝汀忙不送张开那双美丽的黑色翅膀飞走了。

  清晨的空气和阳光真是叫人心旷神怡,昨天被人强姦的事,很快就忘记了。被「使魔蚤子」咬过的慎吾醒过来后,不停的道歉,直到我说不追究才肯离去。也算吧,反正我不是阳太的女朋友,也不是甚么冰清玉洁的女人,这事之后还可以使唤慎吾。昨天沙织和琴乃替我办好了入学手续,今天我又成为所来所读的学校的学生了。不同的是,我穿的是女同学的校服,当然是妹妹的哦。

  以前并没有发觉,原来女同学的校服的剪裁是这么贴身,上围较腰围宽,更突显女同学的身段。裙子又短,怪不得女同学都喜欢穿丝袜到学校,不然走光的话,就甚么都给人看了。我穿好上衣后,打好胸前的红色蝴蝶结。接着把一双Wolford的高级黑色丝袜套在双腿上,我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作女性了,最大的原因,就是能够光明正大的穿丝袜。同样是幼嫩的丝,却担起了保护女性双脚的责任;若隐若现以及幼滑的质感令我修长的美腿更加性感。今天尝试把心一横,连内裤都不穿,好好让阴唇能感受那柔滑的质感。反正丝袜的裆部是加厚的,就算走光也不怕让人看到阴户。

 

  想着想着,双手不知不觉就在丝袜上游走,越摸越上,碰到阴唇时,身体更被电流流过的一样。若不是雪奈催我出门口,我想我仍陶醉在自慰当中。

「姐姐~」雪奈一边挠着我的手臂,一边向我撒娇。

「做甚么了?」我看出她今天的心情很好。

「嘻嘻~因为我一直都想有一个姐姐陪我。」可爱的雪奈向我微笑了。就算是女生,也会被她的脸容迷住吧。

 

「那以前你就不喜欢哥哥我吗?」我故意作出生气的表情。

「不是不是!!雪奈也很喜欢哥哥疼。只是没想到可以像这样跟成为了姐姐的哥哥一起上学而已。」她连忙的向我解释。

「说笑而已,无论怎样,姐姐都会一直在雪奈身边保护妳的。」我轻轻的吻了她额头。

「说起来,姬丝汀姐姐怎么不见了?」雪奈问。姬丝汀的事、还有路西法的事,我都没有向妹妹提起过。

「她暂时不会回来了,为什么突然提起她?」

「没甚么……一想起姐姐的话就会挂住她啊……」雪奈的表情显得有点寂寞。

「但是她不是经常欺负妳吗?」我能够理解雪奈的心情。比起身为哥哥的我,她一直都希望有一个姐姐,姬丝汀住在家中的时候,雪奈经常都缠住她。

「不……其实姬丝汀姐姐对雪奈很温柔的。」我对姬丝汀的印象,除了好色和癡女之外,几乎都想不出甚么别的来。雪奈说她很温柔时,倒令我有点新鲜。说着说着,我们已经走到学校门口。走进班房后,经佐藤老师介绍后,我正式以白鸟爱樱的身份重返自己的学校。跟以往不同的是,我立刻成为全校的焦点,不过一昼,我跟沙织和琴乃就已经并列为全校,甚至是全市最美丽的高中女生。更过份的甚至是最想推倒、最想偷窥的女生。午饭时,为避开观摩我的人群,也方便我们开作战会议,我们都逗留在学生会室吃饭。

 

「爱樱真是受欢迎呢~」琴乃一脸不屑的表情。

「哈哈,妳妒忌吗?」我反笑她一下。

「哼~我才不会妒忌一个男人……不过妳可要小心被外面的男同学推倒。」琴乃打开她的饭盒準备进食,看她一脸悠然向我吐槽的样子,有点生气,不过这倒是事实。

「好了好了……放心吧,学校里其实有魔法保护,「使魔蚤子」进不了来,除非那些男同学在外面被咬,但怎么说这里都比较安全。」沙织插嘴了。

「可是这个「大美女」啊,还是引来了一大群色狼,刚才他们都向爱樱的脚和胸部盯过不停。要是她真的被人轮姦,我们可救不了。」琴乃还是对我有点不悦吧。

「对啊……皇帝派出「使魔蚤子」和对妳下咒,目的就是不想妳恢复魔力,他们一定对天使长的能力有所顾忌,所以爱樱现在的身体十分重要,千万不要跟男人做爱。」沙织再三提醒。

「妳们放心吧,我放学后就立即找雪奈回家準备搬屋的事,不会留在学校的。」我说。

「那就好了。昨晚我们发现城郊有魔力的反应,所以放学后我们会调查一下,妳自己小心一点好了。」沙织还真是挺关心我的。接着,她们一边吃饭,一边还教了我不少做为女性的打扮等。放学后,因为雪奈的舞蹈队要练习,所以我先在图书馆待一下,中间有不少男同学过来搭讪,都被我敷衍过去了。等了两小时,已经过了练习的时间,还未见雪奈,唯有去排舞室找她。

  排舞室在另一座校舍,由于时间已经不早了,校舍其他的活动室经已人去留空,唯独是排舞室仍有灯光。想不到舞蹈队的练习会这么勤力。但是我近来排舞室的大门时,听到的不是女同学的练习声音,而是一把女性的呻吟声。

「嗯嗯……嗯………啊…求求妳……放过我好吗?」女声很柔弱,几乎听不到她的请求。

「这怎么行,乳头都硬成这样了,老师要好好教训妳这个淫乱的学生……」男声听起来,像一把老牛声。我放轻脚步走到房门口,从门缝中偷窥。男的不就是那个经常传闻非礼女学生的体育老师黑田吗?女的看得不太清楚,只看得见她穿着粉紫色的韵律服和白色的丝袜,身材很讚,不过正被黑田从后上下其手。韵律服很薄,在黑田的手胡乱的揉抓下,乳头也硬得透出来。我有点不祥的预感,终于下起了决心,推开了房门。雪奈和黑田两人惊讶的望向我。